医保谈判后丙肝药市场将遇巨变 基层或面临激烈竞争

时间:2020-03-10 来源:www.wallfem.com

Connection timed out after milliseconds

医疗保险谈判后丙型肝炎药物市场将面临巨大变化

在一级市场发现或面临激烈竞争的患者比例将增加

作者:吴绵强

当然有挑战11月28日,歌利亚制药有限公司(Goliath Pharmaceuticals)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吴金子(音)。香港)(以下简称“歌利亚”)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市场和吉利的丙型肝炎药物进入2019年国家健康保险目录对中国国内市场的影响。

随着2019年底新的健康保险谈判结果的公布,预计这将引发丙型肝炎药物市场的重组。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内企业正在积极开拓医保覆盖范围以外的市场,如三线、四线城市,长期服用印度仿制药的丙型肝炎患者将逐渐被当地制药企业所取代。

聚焦差异化竞争

在六种丙型肝炎治疗药物的谈判竞争中,只有三种药物被纳入医疗保险目录,即吉利的利迪皮索福韦片(夏范宁?)。槐果苷片(普罗帕酮?)和莫萨东的埃尔巴韦格拉拉维(西贝达?).

行业高度期待的丹柔比星钠联合长效干扰素方案,在早期就进入了国家健康保险谈判的范围,并与上述跨国制药公司展开竞争,但遗憾的是退出了。

作为歌利亚去年的第一个商业产品,达诺威今年上半年的销售额为5540万元,约占公司总收入的70%。这场健康保险价格谈判对宋丽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

二级市场的表现更加明显。医疗保险谈判的消息发布后,高利的股价经历了剧烈的震荡,截至11月28日下跌了25%。11月29日,高利的股价又下跌了2.63%,收于3.33港元,总市值为37.32亿港元。

吴锦子遗憾地说,“我们非常希望能够进入健康保险,所以公司投入了很多精力。因为健康保险谈判是一种竞争性定价,并且受到长效干扰素价格的限制,最终适得其反。

诚然,国内丙型肝炎药物市场需求巨大。官方数据显示,作为中国第四大最常见的传染病,目前约有1000万人感染丙型肝炎;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球丙型肝炎病毒感染率约为2.8%,每年约有1.85亿人因丙型肝炎病毒感染而死亡,约有35万人死亡。

根据中华医学会肝病分会和中华医学会传染病分会2015年发布的《丙型肝炎防治指南》,HCV1b和2a基因型在中国更常见,其中56.8%为1b基因型,其次为2型(24.1%)和3型(9.1%),而6型相对较少(6.3%),主要在南方地区。

业内人士表示,此次谈判创造性地引入了竞争性谈判方式,明确只允许2种全程治疗成本最低的药物进入名单,并承诺2年内不纳入新的类似药物,这将引导企业充分竞争。

据了解,吉利的夏范宁和炳通沙都适合基因型1-6,而摩萨德东的泽贝达适合基因型1和4。根据该医疗保险的支付标准,夏范宁和西比达仅限于基因型1b的患者,而普罗帕酮仅限于基因型1b以外的患者。

"从医疗保险目录的角度来看,整个丙型肝炎市场分为两部分。一个是基因1B市场,另一个是非基因1B市场。非基因1B市场不受两年内不包括新的类似药物的影响。”宋丽陆军市场准入总监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这意味着2020年关于健康保险目录的谈判将会给像歌利和恒瑞这样的制药公司一个机会。咕噜的新丙型肝炎药物拉维达威仍在审批中。“将来,用于医疗保险协商和定价的参数方案必须与后续的拉维达威相结合。”吴锦子说。

以前,普罗帕酮在中国的价格约为23,000元/盒,丙型肝炎患者平均需要服用3盒普罗帕酮

中国现行的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已经实现了人员的全覆盖,但截至2018年底,只有3亿多人参加了城镇职工医疗保险。同时,6.6亿多人参加了城乡居民医疗保险,1.3亿人参加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与一线和二线城市的城镇职工医疗保险相比,他们的保障水平仍然落后。

"中国实行全民健康保险政策。但是,在二、三线城市地区,除了地方公务员和少数国有企业职工和事业单位外,大部分都是城镇居民医疗保险。这种医疗保险不报销门诊费用,即使有,某些地区的报销率也很低。“一位不知名的丙肝药品市场销售人员告诉第一财经新闻。

丙型肝炎患者的特殊之处在于,服用丙型肝炎药物3个月就可以基本康复。在肝功能逐渐改善的情况下,如果病人需要住院治疗,程序会更麻烦,床位也会更紧。“上述销售人员表示,这些都是尚未进入医疗保险目录的丙型肝炎药物公司的机会。

印度非专利药患者或转换型

丙型肝炎(丙肝)是由丙型肝炎病毒引起的一种广泛的传染性肝病。常见的传播途径是不安全的医疗程序、未经筛查的血液和未经医疗设备适当消毒的血液制品。丙型肝炎是中国慢性肝病的主要原因之一,包括肝硬化和肝癌。

近年来,中国丙型肝炎药物市场竞争激烈。自2017年以来,跨国制药公司和中国本土制药公司都在关注中国的丙型肝炎治疗市场。百时美施贵宝的盐酸达他韦片和阿苏里韦软胶囊已获准在中国上市,用于成人慢性丙型肝炎的联合治疗。这是中国市场上首个口服DAA丙型肝炎药物。

2018年被称为中国创新丙肝药物行业的第一年。梅尔卡多的埃尔巴韦格拉拉威尔于2018年4月获准在中国上市。2018年5月,吉利是第一个在中国推出“吉第三代”Sophobezoar平板电脑的公司。同年11月,“冀第二代”牛黄解毒片也相继获批。也是在2018年6月,由中国当地公司格力开发的第一种直接抗丙型肝炎病毒药物达诺瑞获得批准。

”(经过这次医疗保健价格谈判,整个丙型肝炎药物市场的价格体系将被重新塑造。”军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据了解,在过去,丙型肝炎药物市场上6万到8万元的高价仍然让绝大多数患者望而却步。到目前为止,仍有大量患者通过代购方式从印度、老挝、孟加拉国等地购买仿制药。

虽然这些仿制药价格低廉,效果与最初的研究药物相同,但现实是一些中国商人仍然通过相对宽松的审批政策在其他国家投资建厂生产所谓的仿制药,但其疗效和安全性难以保证。如果患者服用仿制药后复发,治疗将变得更加困难。

据第一财经记者报道,事实上,没有关于在中国服用印度仿制药的丙肝患者数量的明确数据,但是专家普遍认为服用印度仿制药的丙肝患者比所有服用常规药物的患者加起来还要多。

"丙型肝炎的感染途径,其中许多都是历史上出售的,并不严格要求在基层医院进行集体药物滥用和消毒。他们都位于贫困的农村地区。因此检出率和常规治疗率不高。“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报告显示只有28万例。一些市场参与者预测,随着丙型肝炎药物纳入医疗保险,未来筛查的患者数量将逐年增加。

"我们相信这部分人口将来会转变,有些病人可能不会主动转变。在这背后,我们需要团体推广。这将是我们的机会。未来,我们还将尝试转换在二线和三线城市服用印度仿制药的丙型肝炎患者。”军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整体健康保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