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一男子每天打2份工筹钱给儿治病,结果两眼一黑晕倒在家门口

时间:2020-02-19 来源:www.wallfem.com

最近,在黑龙江省哈尔滨血液肿瘤研究中心(以下简称“血液研究所”)附近的一间破旧的出租屋里,吴躺在床上睡着了,不时发出痛苦的呻吟。他旁边是他的儿子吴吉,患有范可尼贫血症。他的妻子钟金梅正坐在床边,悲伤地看着床上的父子。吴已经在血液研究所接受了第五年的治疗,而吴和他的妻子在过去的五年里一直为他们的儿子努力工作。在经历了多年的精神和经济压力后,钟金梅的精神也变得恍惚了。长期的劳累和焦虑导致了吴的倒台,这个家庭一下子失去了主心骨。

两天前,吴早上6点出门上班,但他不想就这样走出出租屋的大门。他的眼睛是黑色的,他晕倒在门外。受惊的钟金梅赶紧把他拖回出租屋休息。吴过了好几分钟才醒过来。钟金梅说:“孩子的父亲现在每天做两份工作。他在医院完成护理工作后,不得不急着去卖保险。有时他整晚都不回家。几天前,医生告诉我们,孩子的情况被忽视了,必须尽快移植。他父亲急得不想吃饭。”“”晕倒后,吴舍不得花钱,所以他没有去医院。他安慰钟金梅说他两天后就会好的。到了第二天早上,吴还在挣扎着起床出去上班。钟金梅阻止他出去。吴对说,“我没有什么大问题。我必须工作赚钱才能见到我的儿子。”但钟金梅坚决不肯让吴出去。当钟金梅正在为他的儿子做早饭时,吴溜出了门。结果,他感到头晕,又瘫倒在地上。吴吉冲到他身边,把他的父亲抱在怀里,大声哭着说:“爸爸,对不起!都是因为我生病了,所以不要出去工作。”

吴,53岁,黑龙江省海伦市海伦农场人,嫁给了比他小3岁的钟金梅。他们也是一个离婚和重组的家庭。吴婚后一直在家务农。他在业余时间打零工,挣的钱只够养家糊口。婚后不久,他们的儿子吴吉出生了,这使这个家庭充满了幸福。2014年4月,6岁的吴吉突然流鼻血,脸色苍白,身体虚弱。吴和妻子带着孩子赶到了海伦市人民医院。经过检查,他们发现这些孩子的血常规指标异常,但诊断无法确认。医生让他们去上级医院检查。

这对夫妇带着他们家仅有的4万元钱去了哈尔滨血液研究所,经检查被诊断为范可尼贫血。这是一种罕见的常染色体隐性血液系统疾病。医生说,这种疾病必须通过骨髓移植来治疗,在顺利的情况下,治疗费用约为60万元。在哪里弄来这么多钱,吴不得不依靠医院里的输血和血小板保守治疗。然而,从不单独下雨。2016年春节,吴的80岁的父亲被诊断出患有直肠癌,并花了8万多元钱在医院接受治疗,但三个多月后他去世了。

今天的吴不是一家人。以前的房子被用来抵押6万元贷款。后来,这所房子被银行没收了,因为还没有付款。一家三口现在住在哈尔滨血液研究所附近的一栋租来的房子里,但即使生活困难,吴也从未想过要放弃自己的儿子。他在医院做兼职护士。在一年半的时间里,他在四家医院当护士,一天班或夜班150元,24小时班280元。在业余时间,他还做兼职保险推销员,而他的妻子金钟梅照顾他的儿子。

这个家庭平时生活节俭。通常他们吃米粥馒头,偶尔也买些蔬菜。只有在吴吉身体不好的时候,他才买了一些肉来补充吴吉的营养。吴和钟金梅都忍不住吃了一口。即便如此,60万的治疗费对吴来说还是遥遥无期。幸运的是,吴吉是个懂事的孩子。他知道这个家庭没有办法为自己筹集和借用移植费用,所以他从不问他的父母什么时候做骨骼移植

今年夏天,吴在网上看了一场小丑表演。他告诉他妈妈他想要一套小丑服。为了省钱,钟金梅自己缝制了小丑服,还买了头饰和气球。我以为吴吉想玩他的衣服,但我没想到他告诉钟金梅,他要在街上表演以赚取移植费。他们一路沿街讨钱,遭到无数奇怪的目光。有时,母亲和儿子一进门就被赶出家门。只花了4天120元,他哭着问妈妈:“我只想多活几天。花更多时间和父母在一起对我来说有多难?”

自从吴季被确诊以来已经五年多了。他现在没有力气走路了,甚至连一个80岁的老人都没有。医生告诉吴,说孩子已经耽误太久了,必须尽快进仓库进行骨髓移植。然而,在过去的五年里,吴吉每周都需要输血和血小板,这已经花费了60多万元,他的家庭外债高达20万元。吴只能维持吴吉的待遇,即使他努力工作。他为什么要为儿子的移植手术存钱?我儿子已经失去了童年、同学和朋友。我们现在必须失去最宝贵的生命吗?吴找不到这个问题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