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比增长642.6%,发展氢能源切忌重蹈纯电动“大干快上”的弯路

时间:2019-09-29 来源:www.wallfem.com

原装E车载水槽2019.9.2我想分享

去年12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会长万钢在一篇文章中表示,新能源产业化将向氢能燃料电池和一些媒体扩展解释说政府将不再支持纯电动。汽车的发展转向支持氢燃料电池汽车。

一时间,氢能似乎是下一次动荡,也是企业的集体努力。

3月25日,中国石化首次加入“第20次年度报告”,“在推进加氢站,充电更换电站方面取得实质性突破”。浙江石油有限公司公开宣布,计划到2022年在浙江省建设700个集油,气,电,氢于一体的数字化综合能源供应站;到2025年,这个数字将扩大到1000个。座位。

而Meijin Energy,宏达兴业,精诚股份等参与加氢站建设的公司也是具备氢气生产能力和相关设备能力的企业。凭借自身的资源优势,沿着氢能产业链的布局,越来越多的公司都参与了氢能产业。

在今年的全国会议上,来自汽车界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王凤英,尹同月,徐和一,在两个协会的建议中也提到了开发氢能新能源的建议。

2019年,氢能产业发展速度明显加快,各地氢气扶持政策不断推进。今年上半年,有超过10个与氢能有关的政策文件,17个省的22个城市和地区发布了与氢能有关的地方政策。

作为新能源汽车之一的氢燃料电池汽车今年的增长速度非常快。今年1至7月,中国的氢燃料电池装机容量达到4,5876.9kW,同比增长642.6%。

但是,在刚刚结束的泰达论坛上,财政部经济建设部一级检查员宋秋玲在讲话中说,中国的燃料电池汽车核心技术和组件技术尚未突破,基础设施建设不足,缺少标准规定,并且将氢气用作能源管理。该系统尚未建立,依此类推,目前还没有大规模的推广和应用条件。

在促进新能源汽车发展的关键部门中,财政部已经掌握了对新能源汽车的补贴,这对补贴政策的制定产生了巨大影响。目前,氢燃料电池汽车行业期望政府尽快出台大规模的示范运营计划,这需要大量的财政支持。财政部的声明也代表了政府的声音。

作为氢燃料电池汽车,仍然存在许多问题,例如核心部件的研发困难,高压储氢罐的生产困难,氢燃料电池的许多关键技术的失败以及成本低等问题。组件的本地化级别。实际上,世界上只有三家公司掌握了氢燃料电池的核心技术:丰田,日本现代和戴姆勒。

技术难题还带来了一系列连锁反应,例如高成本和高价格。现代NEXO在北美的价格接近6万美元,折合人民币426,600元,与宝马X6,奥迪Q7和奔驰GLE的价格相当。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这个价格太高了。售后服务也有困难。氢燃料汽车基于其产品特性。普通的4S店无法解决故障和日常维护问题。

氢能有很大的好处,但是像三元锂电池一样,它仍然需要很长时间。不仅研究人员和汽车公司必须努力研究核心技术,而且市场也是接受新能源的重要组成部分。能量存储,运输和填充的过程是一个困难的步骤。如今,中国面临着产业链不成熟,氢能领域政策法规不明确的问题。如果我们想推广新事物,我们仍然不能着急。

有人说燃料电池汽车将成为新能源汽车的“最终解决方案”,但实际上,两者的技术特点是不同的,并且存在适合其应用的方案。未来应该是互补的,共存的,而不是替代的。中国要实现燃料电池汽车的发展,要实现多线路路线,首先要做的就是做优纯电动汽车,巩固纯电动汽车的优势。同时,开展燃料电池协调研究,促进相关管理体系的完善,探索布局合理,协调发展的新发展模式。

氢能将成为不可否认的口哨声,但是有必要避免“大干“”,并且不要重复纯电动汽车行驶的弯路。

本文为第一作者的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款报告投诉

去年12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理事长万钢在一篇文章中表示,新能源产业化应向氢燃料电池及一些媒体发展解释说政府将不再支持纯电力。汽车的发展转向支持氢燃料电池汽车。

一时间,氢能似乎是下一次动荡,也是企业的共同努力。

3月25日,中国石化首次加入“第20年度报告”,“在大力发展加氢站,充电,换电站方面取得重大突破”。浙江石油股份有限公司公开宣布,计划到2022年在浙江省建设700个集石油,天然气,电力和氢气为一体的数字综合能源供应站。到2025年,这个数字将扩大到1000。

参与加氢站建设的美金能源,宏达兴业,京城股份等公司也是具有制氢能力和相关设备能力的企业。凭借自身的资源优势,沿着氢能产业链的布局,越来越多的公司涉足氢能产业。

在今年的全国代表大会上,来自汽车界的人大代表王凤英,尹同跃和徐合宜在两个协会的建议中也提到了开发氢燃料新能源的建议。

2019年,氢能产业发展速度明显加快,各地氢能扶持政策不断出台。上半年,有10多个有关氢能的政策文件,超过17个省的22个城市和地区发布了与氢能有关的地方政策。

作为新能源汽车之一的氢燃料电池汽车,今年增长非常快。今年1至7月,我国氢燃料电池装机容量达到.9kW,同比增长642.6%。

但是,在刚刚结束的泰达论坛上,财政部经济建设部一级检查员宋秋玲在讲话中说,中国的燃料电池汽车核心技术和组件技术尚未突破,基础设施建设不足,缺少标准规定,并且将氢气用作能源管理。该系统尚未建立,依此类推,目前还没有大规模的推广和应用条件。

在促进新能源汽车发展的关键部门中,财政部已经掌握了对新能源汽车的补贴,这对补贴政策的制定产生了巨大影响。目前,氢燃料电池汽车行业期望政府尽快出台大规模的示范运营计划,这需要大量的财政支持。财政部的声明也代表了政府的声音。

作为氢燃料电池汽车,仍然存在许多问题,例如核心部件的研发困难,高压储氢罐的生产困难,氢燃料电池的许多关键技术的失败以及成本低等问题。组件的本地化级别。实际上,世界上只有三家公司掌握了氢燃料电池的核心技术:丰田,日本现代和戴姆勒。

技术难题还带来了一系列连锁反应,例如高成本和高价格。现代NEXO在北美的价格接近6万美元,折合人民币426,600元,与宝马X6,奥迪Q7和奔驰GLE的价格相当。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这个价格太高了。售后服务也有困难。氢燃料汽车基于其产品特性。普通的4S店无法解决故障和日常维护问题。

氢能有很大的好处,但是像三元锂电池一样,它仍然需要很长时间。不仅研究人员和汽车公司必须努力研究核心技术,而且市场也是接受新能源的重要组成部分。能量存储,运输和填充的过程是一个困难的步骤。如今,中国面临着产业链不成熟,氢能领域政策法规不明确的问题。如果我们想推广新事物,我们仍然不能着急。

有人说燃料电池汽车将成为新能源汽车的“终极解决方案”,但事实上,两者的技术特点是不同的,并且有适合其应用的场景。未来应该是互补的,共存的,而不是替代品。中国要实现燃料电池汽车的发展,多线路,首先要确保的是做优质纯电动,巩固纯电动汽车的优势。同时,对燃料电池协调研究,推进相关管理体系的完善,探索布局合理,协调发展的新发展模式。

氢能将成为不可否认的哨声,但有必要避免“大干涸”,不要重复纯电动车行驶的弯路。

本文为第一作者的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