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资深大律师汤家骅:警察没有暴力 只有武力

时间:2020-03-14 来源:www.wallfem.com

原职:香港资深大律师唐家华:“警察没有暴力,只有武力”,

如何解决香港社会两个多月的混乱?20日上午,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出席行政会议前表示,特区政府将立即建立沟通平台,以开放的态度与各界人士沟通,化解分歧。据香港媒体报道,林郑月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政府正在关注社会各界提出的帮助香港恢复的建议,包括资深大律师唐嘉华,她也与邓嘉华进行了讨论。

下午,环球时报-环球网的记者在香港采访了唐家华。他认为反对派要求的“独立调查委员会”很难解决社会问题。当被问及深圳最近的警察培训透露的信息时,唐家华说,“世界上每一个负责任的政府都有责任为社会动荡做最坏的准备”。

汤家骅接受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采访 范凌志/摄

唐家华接受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范凌芝采访/照片

搭建和解平台

唐家华是香港反对党公民党的创始成员。2015年6月,立法会温和反对派“最后一人”唐家华宣布退出公民党,脱离反对派。在他看来,反对派已经逐渐偏离了原来的政治路线,令他失望。

面对当前香港社会严重撕裂和持续暴力的局面,唐家华提议建立一个和解平台:“当‘黄色背心’骚乱在巴黎发生时,马克龙举行了一场大辩论,通过对话听取社会的不同意见。”唐家华建议,平台可以向行政长官推荐特赦名单,但只有行政长官才能在“一国两制”和《基本法》的框架下行使特赦权。

至于反对派长期以来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唐家华直言不讳地说,“这就是说,‘你做错了,你有责任!’如果他们说警察做错了,警察和他们的支持者会感到不公平。这不会解决主要的社会差异。“唐家华告诉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他不认为反对党(指立法会中的泛民主派)有多大影响力。”泛人民说他们支持示威学生,但是学生不听他们的。“

唐家华接受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范凌芝的采访/照片

根据香港法律,需要根据《调查委员会条例》成立一个“独立调查委员会”。该委员会的主席通常是一名高级法官,但这只是一种行政惯例,而不是一项规定。记者从相关学者那里了解到,历史上已经成立了调查委员会,大多针对具体的民生问题,很少有政治问题。“独立调查委员会”可以传唤任何它认为相关的人,包括政府官员,来调查一件事。如果被传唤的人没有出现,他将被指控犯罪。因此,“独立调查委员会”的公正性和效率一直备受争议。

“示威者一直在喊‘没有大台湾’(命令的核心),但我认为一定有‘大台湾’,只是它绝对不是反对派(泛中国)。“唐嘉华说,示威者背后一定有资源。他们表面上看起来很分散,但他们非常有条理,知道如何利用群众的感情。”如果他们做了一些社会不接受的事情,他们会在第二天找一些年轻人道歉,但是他们明天也会做同样的事情。“

唐家华强调反对派并不重要,而香港市民才是最重要的。他估计所谓的“勇敢派”实际上很小,不超过2000或3000人他们敢于破坏,因为他们认为在市民的支持下,他们胡作非为。这群人应该与香港的一般公众分开。唐家华说,所谓的“和平与理智”的抗议者应该游说“一国两制”的重要性,让他们明白,如果没有“一国两制”的暴力继续下去,香港市民将成为受害者。

“警察没有暴力,只有武力”

在香港的暴力事件中,示威者拿走了

8月10日,许多市民拍摄了武警车队在深圳集结的照片。17日,武警和公安的视频流网络在深圳联合训练士兵。外界认为这是对香港暴徒的一个明确信号。"世界上每一个负责任的政府都有责任为最坏的社会动荡做准备。"当被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问及如何看待这些猜测时,唐家华表示,目前的形势非常危险,中央政府不可能没有应对计划。“有这样一个最终计划并不一定意味着该计划将得到实施,但政府必须考虑到后果。我认为这不是威胁,而是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应该做的准备。”

公民不想失去“一国两制”

一些极端分子经常在示威中高喊“香港独立”的口号。香港真正的民意是什么?唐家华认为,一些年轻人高呼激进口号,并不意味着普通市民真的希望香港失去“一国两制”。「我们所有的研究都证明,接近九成的香港人希望继续『一国两制』。即使有人搞“香港独立”,也远远不是主流。这是香港特区政府可以处理的。」

中国外交部已多次发出严厉警告,反对外国势力频繁干涉香港事务。为什么外来势力对搞乱香港如此感兴趣?唐家华告诉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在西方人眼里,香港是中国最成功的城市。如果在这里被打败,中国将受到严重伤害,他们可能会觉得这符合他们自己的利益。“他们的目标是中美之间的贸易战,但贸易战最终会缓和。我们必须从基本的社会层面来看待它。如果社会健康,每个人都有一定程度的相互信任,外国人就永远不会影响香港。”

杨胜/照片

18,中央政府发布《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采访结束时,记者问唐家华,他如何看待香港完全被深圳超越的可能性。他没有谈到具体的城市,只是说:“如果没有稳定的社会环境,香港就不能成为国际金融中心、航空枢纽或法治地区。这完全是一个我们应该如何看待自己的问题。”

环球时报-万维网/范凌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