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路口蹲点调查“中国式过马路”根源

时间:2020-01-31 来源:www.wallfem.com

“中国式过马路”是网民对中国人集体闯红灯的嘲笑,也是目前普遍存在的社会现象。无论是12月2日中国的第一个“国家交通安全日”,还是北京正在进行的为期4个月的集中管理和纠正突出交通问题的专项行动,遏制“中国式道路交叉口”都是重要内容之一。

12月17日周一上午高峰时段,记者分成三组,对北京各路段的“中国式路口”进行了现场调查。

信号灯的设计是合理的,仍然是“我跑我的路”

“红灯,注意红灯。”交通协调员陈世福挥舞着一面写有“交通安全”字样的小红旗,对着一辆灰色电动车上的年轻人大喊大叫。年轻人没有回应。电动汽车以它原来的速度闯红灯,过了马路。

这是记者《法制日报》 12月17日8: 35在北京城府路和学院路交叉口看到的。

7:30,记者从望京经湖广中街、钟会路、知信路开车到成福路。全程约12公里,穿过16或7个红绿灯路口,在几个路口下车采访。一路上,闯红灯的现象随处可见,“中国式过马路”令人印象深刻。

90分钟内有275人闯红灯

我不知道,我很震惊。从8: 10到9: 40,记者在成福路和学院路的交叉口观察在南部人行横道上行驶的红灯。90分钟内,275人看到这条人行横道闯红灯。

其中,154名行人闯红灯,121辆自行车、电动车和三轮车闯红灯。闯红灯的人包括步履蹒跚的老人和背着书包的学生。有装满货物的三轮车和载着小孩子的自行车。甚至有23个人驾驶非机动车辆穿过马路对面的角落,无视交通灯和繁忙的机动车辆。

事实上,在成福路和学院路的交叉口有五名交通助理值班。然而,许多人对协调员挥舞的小红旗和“注意红灯”的提醒视而不见。同样,安立路和钟会路交叉口的情况也类似,那里有四名交通助理值班。在没有交通管制员的十字路口,闯红灯的比例甚至更高。

记者注意到闯红灯通常是“由一个人发起,由群体模仿”。原来每个人都在等红灯。有些人忍不住闯红灯。其他人立即跟在他们后面。在成福路和学院路的交叉口,最多有9名行人和5名非机动车驾驶员“挤在一起”,闯红灯。

"当我看到其他人离开时,每个人都走了,所以我跟着走了."一名行人闯红灯后告诉记者。

没注意。这是记者在采访中得到的最多的回答。其他答案包括:上班迟到;有急事。绿灯时间太短;刚才有好几辆车.

9:30左右,三个年轻人闯红灯,让一辆准备左转的车紧急停下。然而,这位年轻人对闯红灯的原因的回答让人们又笑又哭:“我们去对面的快餐店买了些食物。我们出来时穿的衣服少了,而且天气很冷,所以我们闯了红灯。”

在等待绿灯之前,运行一半的红灯。

在采访中,许多人抱怨绿灯太短或交通灯不标准,导致红灯亮。成福路与学院路交叉口东侧人行横道,南北方向无红绿灯装置。行人只能指右前红绿灯和后红绿灯。

记者特地在成福路和学院路的交叉口,以及安里路和钟会路的交叉口走了人行横道,感觉绿灯时间其实很充裕。

在安立路和钟会路的交叉口,绿灯时间分别为60秒和64秒,成年人一般可以在20秒左右通过。此外,信号灯显示剩余时间,方便行人参考。此外,还有一座离人行道2米的立交桥,方便行人在红灯时安全过马路。但是即使在这个设计合理的十字路口,芬恩

统计数据显示,在9: 00到10: 00之间,钟会路有58人闯红灯,安里路有159人闯红灯。有左转信号灯的交叉口数量几乎是没有左转信号灯的交叉口数量的三倍。

行人不听协调员的建议。

交通协调官陈世福告诉记者,北京城府路和学院路仅在一周前才设立了各自的岗位。他申请了一个协调员的职位。"仅仅工作了一个月,他就充分感受到普通人没有遵守交通规则。"

”我挥动旗子让骑自行车的人停在白色停车线上,有些人不得不在人行横道上停下来。当我看到有人闯红灯时,我会劝阻他,有些人会朝你翻白眼。”陈师傅说他是这条路尽头唯一的助理经理。在晚间高峰时间,他负责管理非机动车,行人闯红灯。他负责行人和非机动车的随意停车。

陈师傅说交通协调员无权执法。如果违反交通规则,他只能说服,但他不能。

根据之前的媒体报道,根据2004年发布的《北京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办法》,警方最近对朝阳区一些路口闯红灯的行人处以10元罚款。根据规定,行人违反交通信号,不在人行道上行走或者不按规定在路边行走的,处以10元罚款。

在今天的采访中,记者在十字路口没有发现任何执勤的交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一名正在巡逻的交通警察说,他最近没有收到任何处罚闯红灯行人的命令。"我们主要劝阻和教育行人违反交通规则."

"惩罚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加大宣传力度,使遵守交通规则的理念深入人心。”一位交通协调员建议在十字路口悬挂交通事故照片以达到警示效果。并建立交通违章曝光机制,通知单位哪里违反了交通规则,这样每个人都不会轻易违反交通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