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经贸摩擦下农业风险及建议

时间:2020-01-19 来源:www.wallfem.com

中国李玉普

中美是重要的农业贸易伙伴。美国在中美农业贸易中一直处于有利地位。然而,中美经贸摩擦就像一把双刃剑,对我们的影响不可低估。准确把握当前中美贸易摩擦给中国农业带来的风险,如何应对和有效化解这些风险,值得社会各界关注。

主要风险

更高的进口税导致更高的原材料成本。大豆和棉花是对美国农产品征收进口关税的最有影响的因素。摩擦导致美国大豆进口价格在2018年7月后上涨约800元/吨。供求缺口只能在短期内由南美大豆弥补,这可能导致南美大豆价格上涨。豆粕、豆油和其他加工大豆产品的价格将相应上涨。豆粕占肉禽饲料的50%-70%。如果豆粕价格上涨10%,生猪和白鸡的养殖成本将分别增加0.11元/公斤和0.09元/公斤,从而提高肉类和禽类食品的零售价格。

削弱中国农产品出口竞争力。美国对中国农产品加征关税将直接提高中国农产品对美国的出口价格,进一步降低其在美国农产品进口中的份额,甚至可能被挤出美国市场。2017年,中国对美国农业出口总额为77.32亿美元,其中水产品占最大比重,总量55.4万吨,价值32.2亿美元,占对美国农业出口总额的41.6%。另一方面,美国农产品进口税也降低了相关加工产品的竞争力。应该注意对棉纺织业的影响。对棉花征收关税将直接增加棉花成本,通过产业链的价格传递影响最终纺织产品的价格,削弱我国棉纺织产品的出口竞争力。

加剧农业生产资料的价格上涨。近年来,农业原料价格上涨已成为农业经营者面临的一大难题,每年上涨10%-30%。作为反击,中国将对美国农产品进口征收关税,这将导致农产品价格的“进口”上涨。关税上调25%的产品包括氮肥、氯化钾、硫酸钾等。20%包括有机肥和杀菌剂,5%包括有机无机复合肥、未经化学处理的有机肥、其他矿物钾肥和化学钾肥等。此外,美国税单包括国内农业机械设备,不利于中国农业机械设备制造业的转型升级。

农民收入增长显示出逆向催化的迹象。随着经济发展阶段的转变,农民收入的增长率正在放缓。中美经贸摩擦涉及农业和制造业,这可能会对农业和非农业收入产生影响。工资收入已成为中国农村居民的主要收入来源。2017年,农村居民平均工资收入为5498元,占40.9%。工资收入与制造业就业密切相关,美国与中国的贸易争端直接指向中国制造业。一旦制造业遭遇冷遇或逐渐脱离劳动密集型产业,农村居民就业不佳将不可避免地影响其工资收入。

阻止中国进口农产品离开香港。桑托斯港位于巴西圣保罗东海岸,是南美洲最大的港口,也是巴西大豆走向世界的枢纽。过去,港口归巴西所有,但现在被美国邦奇(Bonzi)和陶氏(Dow)等跨国企业占领。第二大港口巴拉那瓜港一半的谷物泊位为私人所有。其中一条直接铁路线由邦吉控制,使用寿命为23年。中美经贸摩擦后,南美大豆是补充美国大豆缺口的最重要来源。应充分重视美国主要城市的国内外物流配送

采取多种措施优化国内农资机械行业产能。一方面,我们将推进化肥和农药使用零增长和负增长的行动。大力推广测土配方施肥、有机肥替代、病虫害专业化统一防治和绿色防控一体化等技术。提高化肥和农药的利用效率,减少终端对农业原料的绝对需求。另一方面,大力支持国内农机装备制造业,加大对主要技术装备的补贴力度,加快农机装备制造业转型升级。

保持增加农民收入的战略决心。对付美国挑起贸易战行为的关键是不要被对方干涉,避免犯颠覆性错误。我们紧紧围绕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短期目标,制定了十九届全国代表大会确定的“两步走、两步走”的战略部署。一方面,积极引导国内育种品种结构调整,促进国内流通和销售,扩大国内消费规模,尽量减少对美出口限制的影响。另一方面,对于最初出口到美国作为主要市场的水产品和水果蔬菜,应尽快降低税费,并通过结构性减税降低这些产品行业的流通成本。

大力推动国内企业“走出去”。充分发挥中国农业技术优势,积极推进与俄罗斯等潜在国家的技术合作、贸易合作和投资合作。实施中长期布局,有序推进大型企业向“一带一路”重点国家发展粮食、棉花和石油等战略性农业资源,鼓励投资港口、仓储、物流、加工等农业产业链中的关键环节,提高对境外农业资源的控制。

(作者: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经济与发展研究所)

责任编辑:王伟

怀抱鲤